竟然是老公的弟弟占有我

来源:www.zhuzaobook.com   发布时间:2020-10-26 13:40:38   浏览次数:964

周末的早上,老公推醒還在眠覺的我,對我講:“小寶貝,我往加班瞭,今天弟弟和 父親就你1個人照料瞭,等我晚上歸到再好好的疼疼你。”

我摟住老公的脖子,拉著老公的手按在瞭我的1個雙峰上,撒嬌的講:“老公,人傢現在就要你疼啦。

  老公觸著我的雙峰講:“聞話,我要遲來瞭,等晚上吧。”

講完出瞭傢門。我也起床瞭,對著鏡子,我1絲不掛的觀賞著自己的裸體。鏡子裏是1個性感成熟的少婦,渾身散發出1股暖力。

  身肌膚白嫩,修長的身材、細細的腰肢、渾圓的屁股,胸前挺著1對四0F大奶子,每次望來自己的裸體,我全有1種沖動,1種被男人占有的沖動。   

  正當我陶醉在自己的肉體上時,外面傳到瞭老公弟弟的聲音:“哥,我歸到瞭。”

我趕快隨手拿起1條眠裙穿上,走出臥室,原先弟弟出往奔步往瞭,現在歸到瞭。

我趕快講:“你哥往加班瞭,你先歇息1下,我給你準備早飯。”

弟弟立即講來:“哦,那麻煩嫂子瞭。

  但眼睛卻呆呆的望著我,我這才發覺剛剛由於焦急,隨便穿瞭1條眠裙,可卻是個很薄很短的眠裙,我不僅兩條潔白的大腿鋪現在弟弟面前,而且由於裏面沒有穿內衣,幾乎可以隱約望來我雙峰的兩個突起還有黑色的陰毛

我的臉立即紅瞭,但少婦與少女的區別好像也就在這裏,我沒有慌亂,反而打趣的講來:“小壞蛋,望什幺眼睛全望直瞭呀。”講完,我紐動著身體,走入瞭廚房。   


我很快就弄好瞭早飯,“弟弟,過到食飯瞭。”我嬌聲細語啼道。

「嗯!就我們兩個食嗎?」弟弟到來餐桌邊邊問邊用眼睛偷偷的盯著我潔白結實的大腿。

「是呀, 父親往串門瞭,講要在那裏食過飯以後才歸到。」

我邊端著飯菜邊講。我端飯菜走來餐桌彎腰放菜時,正好和弟弟面對面,我現在穿的復是伸V字領口的吊帶眠裙,距離復那幺近,立即把肥大的四0F雙峰赤裸裸的鋪在弟弟的眼前。潔白的肥乳、鮮紅色的玉乳,望得弟弟都身發熬,下體亢奮。

  我見弟弟未伸手到接,甚感古怪,見他雙眼審視著自己酥胸上,再低頭1望自己的前胸,胸部正好赤裸裸的呈現在他的面前,才明白他發呆的緣故,原先是春光外洩,使得我雙頰飛紅,芳心噗噗蹦個不停,都身火暖而不安閑的啼道:「食飯吧!」   

  我們2人各懷心事,默默的食著午飯。飯後我們坐在沙發上

“嫂子對我最好瞭,歸頭我1定要在哥哥面前表揚1下嫂子,對瞭,嫂子這幺辛勞,不會把手弄粗糙瞭吧?”弟弟講罷搬坐來我身邊,裝做無意的拉著我潔白的玉手拍拍。

  我被拉著手,不曉所措道:「謝謝你關懷我。」

弟弟1望我嬌羞滿面,媚眼如絲,小嘴吹氣如蘭,身上發出陣陣少婦的肉香,他更加興奮瞭,繼承講來:“嫂子,哥哥1定非常的喜歡你,你真的太美瞭,望的弟弟全想抱抱嫂子瞭。

  我更加的嬌羞瞭,小聲講:「小東西,你還小,很多事你不懂……」

弟弟卻講來:「什幺懂不懂的,我就明白我非常喜歡大嫂你,而且我還明白嫂子也1定喜歡我的。」

  講完偷偷在我的臉上輕輕1吻。我被他的舉動嚇瞭1蹦,被吻得臉上癢癢的、身上酥酥的,雙乳抖得更厲害,陰部也不曉不覺中流水出到,於是附著弟弟的耳根上嬌聲細語的道:「小壞蛋,你怎幺連你嫂子的廉價全敢占呀,你怎幺能親我呀……」以下的話,我嬌羞得講不下往瞭。   

  弟弟望著我風騷的樣子,那話兒1下子硬瞭起到,把褲襠頂得老高。這1切沒逃過我的眼睛,望著他鼓起的褲子,我不由得低下頭,心靈深處卻想再望1望,這時我覺得好暖,尤其是陰部更是暖得快溶化瞭1般,充血的陰唇漲得難受,淫水加快地去外流,由於沒穿內褲,從表面上望以可以望出1點粘稠,隱隱約約可望來黑黑的1團。

  弟弟的喚吸變得急促起到,放肆的講道:「嫂子,我明白瞭!原先你不僅想讓我親,還想……”

我更嬌羞瞭,講:“我還想什幺?”

弟弟興奮的盯著我的身體講:“嫂子還想讓弟弟我……”

聞來弟弟講來這裏,我更是難為情死瞭,想來自己竟然被老公的弟弟如此挑逗,不由得站瞭起到作勢要打,嬌聲道:「你好壞,敢欺負嫂子,望我不打你……」

  不曉是被拌1下還是沒有站穩,忽然我整個人撲來弟弟身上,1種從到未有過的快感使得我倆渾身無力。

  「快……扶我起到,小壞蛋……」我1邊嬌喘1邊無力的講。

「這樣不是挺好的嗎?」弟弟緊緊的抱著我的身體講。

「不行!你這個壞小子。快嘛……快嘛……」我邊講邊撒嬌的亂扭身子,使得自己濕濕的小逼不斷地在弟弟的襠部磨擦,快感像潮水1般1波1波襲到。

  我的小逼越到越暖、兩片陰唇越到越大,像1個饅頭1般高高的鼓起,淫水越到越多。弟弟再也忍不住瞭,於是趁著我胡亂掙紮的機會,將雙手變動1下,死死握緊我的眠裙,雙手用力飛快的1扯,我的眠裙就被他扯掉瞭,因為眠裙的吊帶是靠我系的兩個活扣,而吊在肩膀上的,由於我的掙紮,系的扣早松開瞭,加上弟弟的用裏1拉,眠裙被硬聲聲的扯瞭下到,天啊,我立即1絲不掛的呈現在瞭弟弟面前。

  弟弟立即呆住瞭,盯著我豐滿成熟的肉體發愣,我嬌羞的任他觀賞著,很快,弟弟蘇醒過到,立即1手摟住我的細腰,1手握住我肥大的雙峰觸揉起到,嘴裏講道:「好嫂子!我到替我哥解決你的需要好瞭!」   

  我的粉臉滿含春意,鮮紅的小嘴微微上翹,挺直的粉鼻吐氣如蘭,1雙巨大梨型尖挺的雙峰,粉紅色似蓮子般大小的奶頭,高翹聳立在1圈艷紅色的乳暈上面,配上我潔白細嫩的皮膚白的潔白,紅的艷紅、黑的黝黑,3色相映真是光艷刺眼、美不勝收。我想來現在摟我、觸我,馬上占有我的竟然是老公的弟弟,我感覺自己真是淫蕩死瞭,想來這裏,使我都身更加的酥麻而微微顫抖。

我嬌羞啼道:「不要這樣嘛……不可以……」


弟弟不理我的羞啼,順手先拉下自己的眠褲及內褲,把已亢奮硬翹的大jj亮出到,再把我軟軟的玉手拉過到握住。

  興奮的講:「嫂子!快替我揉揉,我不會告訴哥哥的,你望我的小弟弟已經要爆炸瞭。」另1隻手毫不客氣的插進我的大腿中間,觸著瞭豐肥的小逼的草原,不多不少,細細柔柔的,順手再去下觸小逼口,已是濕澆澆的,再捏揉陰核1陣,潮水順流而出。   

  我小逼,被他的手1觸揉已酥麻難當,再被弟弟手指揉捏陰核及摳小妹妹、陰核,這是女人都身最敏銳的地帶,使我都身如摸電似的,酥、麻、酸、癢、爽是5味俱都,那種絕妙的味道啼我難以形容,連握住弟弟的大jj的手全顫抖起到瞭。

  不管我如何的啼,他還是充耳不聽,他猛的把我抱瞭起到,去我的臥室走往,邊走還邊殷勤的吻著我美艷的小紅唇。

我縮在他的胸前,任由他擺佈,口中嬌哼道:「放開我……求求你……放開……我……喔……」他把我抱入房中,放在床上。

  我是復驚恐復想要,刺激和緊張沖擊著我都身的細胞。弟弟像饑渴的孩子,1邊抓住我的大奶子,覺得軟綿綿復覺得有彈性,掌心在奶子上觸柔,左右的擺動。


我感來如摸電,都身癢得難受,他越用力,我就越覺得舒暢,我好像進眠似的輕哼:「喔……喔……好弟弟……癢死瞭……喔……你……真會弄……」弟弟受來我的表揚,弄得更起勁,把兩個奶頭捏得像兩顆大葡萄1般。

  我被逗得氣喘噓噓、欲火中燒,小逼已經癢得難受,再也忍不住瞭,我啼道:「好弟弟,別再弄嫂子的雙峰瞭,嬸子下面好……好難受……」   

  他聞來我淫浪的聲音,興奮的講來:“沒想來嫂子原先是這幺淫蕩。」

用雙手扳開我的雙腿小心望。隻見在1片黝黑的陰毛中間有1條像發面1般的鼓鼓肉縫,1顆鮮紅的水蜜桃站立著,不停的抖動蹦躍。兩片肥美的陰唇不停的張關,陰唇周圍長滿瞭黝黑的陰毛,閃閃發光,排放出的淫水,已經洋溢瞭屁股溝,連肛門也濕瞭。他把嘴巴湊來肛邊,伸出舌頭輕舔那粉紅的折皺。舌頭剛遇到粉肉,我猛的1顫:「別……別碰那裏,壞小子……嫂子沒啼你弄那兒。」



  弟弟托住我的豐臀,1手按著腚眼,用嘴猛吸陰戶。我隻覺得陰壁裏1陣陣騷癢,淫水不停的湧出,使我都身緊張和傷心。接著他把舌頭伸來裏面,在小妹妹內壁翻到攪往,內壁嫩肉經過瞭1陣子的挖弄,更是復麻、復酸、復癢。

  我隻覺得人輕飄飄的、頭昏昏的,拼命挺起屁股,把陰戶湊近他的嘴,好讓他的舌頭更深進穴內。我從未有過這樣講不出的快感,我什幺全忘瞭,不住嬌喘和呻吟:

「啊啊……噢……癢……好小子……啊……你把嫂子的騷逼……舔得……美極瞭……嗯……啊……癢……嫂子的騷逼好……好癢……快……快停……噢……」


聞著我的浪啼,弟弟也含含糊糊的講:「大嫂……騷大嫂……你的陰戶太好瞭……」

望著我嬌羞的模樣,弟弟復把我壓在身下,我無力的掙紮瞭幾下,望著我的騷樣,心中1蕩,弟弟興奮的把腰亂挺,可是由於緊張或是興奮吧,半天沒弄入往,逗的我「咯……咯……咯……」的浪笑:「笨小子,不是這樣……咯……讓嫂子到幫你。」  

  講完我1隻手握住他的大那話兒搬近自己小逼,1隻手分開自己的陰唇,然後1挺腰,「滋」的1聲,弟弟的大那話兒終於入來瞭我的小逼內。

「啊……」我們兩全忍不住啼瞭起到。

「好舒服……嫂子的肉穴真好。」

弟弟興奮的講來,「小壞蛋,你的那話兒也不小呀,和你哥哥的差不多啦,太爽瞭!快用力幹。」

他殷勤的吻我的香唇,我也緊緊的摟著他的頭,丁香巧送。我用雙腿緊勾著弟弟的腰,那肥大的玉臀搖擺不定,我這個動作,使得弟弟的jj更為深進。他也就勢攻擊再攻擊,拿出特有的技巧,猛、狠、快,延續的抽插,插得我淫水4射,響聲不盡。   

  我大聲浪啼道:「啊……你真……會幹……我……我真愉快……小壞蛋……」跟時,扭腰挺胸,尤其那個肥白圓圓的玉臀在左右擺動、上下拋動,婉轉奉承。而弟弟也以無限的精力、技巧,都力以赴。

  [望著眼前這個嬌媚風騷、淫蕩無比的小少婦,而且復是自己的嫂子。弟弟挺著屁股,恨不得將自己的jj全塞來我小逼裏往

我的騷水向來流不停,跟時更是浪啼個不停:「啊……幹我……舒暢極瞭……哎呀……插死我瞭……嫂子被你幹的爽死瞭啊……用力幹……把嫂子……的肉穴……插爛……」我的兩片陰唇,1吞吐的極力迎關他的大那話兒的上下挪移;1雙玉手,不停在他的胸前和背上亂抓,這復是1種刺激,使得弟弟更用力的插,插得復快復狠。

  弟弟興奮的啼著:「尤物……我……哦……我要幹死你……」我也歸應來:「好……幹死……騷嫂子……哦……」

弟弟大聲講來:“嫂子……啼我老公吧……求你瞭……我要做嫂子的老公……”我被弟弟幹的已經忘記1切,無比淫蕩的呻吟著:“啊……老公……我的小老公……快幹老婆吧……我是你的……用力幹我吧……”弟弟被我淫蕩的啼聲刺激的幾乎要爆炸瞭。   

  我的子宮正1夾1夾的咬著弟弟的那話兒,忽然用力的收縮1下,1股泡沫似的暖潮,我來瞭高潮。弟弟也是再也忍不住瞭,都身1哆嗦,用力的把那話兒頂住我的子宮,然後覺得有1股暖流射向子宮深處。我被弟弟滾燙的精液射得險些暈過往,弟弟無力的趴在我的身上,他的那話兒還留在我的子宮內。

  狂潮之後,弟弟邊拔出那話兒,邊對著我講道:「嫂,哦不,是我的老婆,我的騷老婆,你愜意嗎?」我?起頭,正要歸答弟弟,這時電話響瞭,是老公到的。   

  「老婆,是我,今天我要加班,完飯就別等我瞭,你和弟弟先食吧,我歸往前會給你打電話的。」   

  「好的老公,我會好好照料弟弟的。」   

掛瞭電話,弟弟立即抱住我,挑逗的講來:“「我的騷老婆,你要如何照料你現在的老公呀?」

我沒有講話,而是1絲不掛的站在瞭弟弟的面前,弟弟先是1楞,但他立即知道我是在讓他觀賞我,此時的我,豐滿的身段曲線畢露,剛才被男人占有過的身體散發著特有的體會,胸前1對挺實的雙峰,隨著我緊張的喚吸而不斷起伏著。

  乳上兩粒黑中透紅的玉乳更是冷艷,使他更是陶醉、疑惑。細細的腰身,及平滑的小腹,1點疤痕全沒有;腰身以下便逐漸寬肥,兩胯之間隱約的現出1片赤黑的陰毛,更加迷人。毛叢間的小逼高高突起,1道鮮紅的小縫,從中而分,更是令人著迷。   

  弟弟望來此,再次發瘋似的抱住我,邊講:“我的好老婆,還是讓我到照料你吧。”我嬌羞的依偎在弟弟的懷裏,嫵媚的講道:“那就快點吧,好好享用你的老婆吧,我的小老公……”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